主页>> 各类社区 >带我奔向未来吧,哈士奇! >

带我奔向未来吧,哈士奇!

发布日期: 2020-07-08

带我奔向未来吧,哈士奇!

心血来潮学俄文,因缘际会去俄国,以俄文访问过前苏联主席、史达林曾孙与乔治亚前总统等等大人物,目前在似远实近的中国失土俄国领土海参崴工作,希望能将「俄行俄状」的人我生活化为文字分享给读者。

读过小说《野性的呼唤》(The Call of the Wild)吗?看过电影《冰狗任务》(Snow Dogs)吗?两个故事的背景虽然相隔百年,但是其中的共通点就是哈士奇(Husky)犬,也因为这种狗,让小说与电影愈发地深入人心。

说起哈士奇,在亚热带的台湾也是一种相当热门的伴侣动物。但是因其体毛所具有的特殊保暖防寒功能,所以一到了又湿又热的台湾,对牠们来说就彷彿炎夏季节时穿上了大衣;每当溽暑时分,只见狗狗们的舌头老是吐出来散热,看起来牠们等待的是低温特报,冷锋来袭,最好是「酷斯拉级」寒流报到,否则把毛剃光了也凉爽不到哪儿去。

哈士奇是一种能在西伯利亚地区生存的狗,个性温驯忠心,特性吃苦耐寒,习性活泼好动,就因为以上三点,再加上牠们在冰天雪地奔跑的本领,使牠们成为生活在极地世界里,人类在运输上的好帮手。当然,我们印象中的耶诞老公公可是坐着麋鹿拉的雪橇载着大家的礼物翩然而至的,不过狗狗亲人的天性,还有与饲主间的亲暱互动,应该是任何生物难以望其项背的!

没错,在今日,冰上摩托车以及其他日新月异的交通工具绝对可以跑得比哈士奇以及麋鹿更快更平稳,不过,那些毕竟还是冷冰冰的机械,当你位于举目四望无垠无际的白色世界里,在零下酷寒的路途中,稍事喘息之时,有一群伙伴口中吐出阵阵白烟围绕着你,纵使「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蹤灭」,依然足以让人打从心底油然而生出温暖的窝心之感。

儘管如此,雪橇犬与麋鹿依旧日渐被其他机械所取代。不过,还是有许多人念念不忘这些「有温度的」工作伙伴,以及牠们雪地疗癒的可爱模样。特别是雪橇犬哈士奇,儘管牠们在运输上的的重要性已经被许多人用其他交通工具取代,但是衍生而出的各种极地竞赛,则是许多寒带地区的盛事,1932年在静湖(Lake Placid)以及1952年在奥斯陆的冬季奥运上,更两度为正式比赛项目。

在俄罗斯,当然也不例外。而且,俄国人还把「哈士奇狗狗拉雪橇」,转化成适合各年龄层的软性活动。

海参崴附近有一个小镇,叫作伏罗洛夫卡「Frolovka」,那边有一对夫妻,丈夫叫阿列克,妻子叫伊莲娜,经营一座小牧场,他们的动物除了马儿、山羊以外,数量最多的是──哈士奇。

二、三十只的哈士奇除了是他们的宠物之外,也创造了他们的副业,在下雪的日子里,当农场里也没有什幺事的时候,总会有来自世界各地让他们应接不暇的客人,不畏霜雪,来到这个小镇,为的就是尝试搭乘可爱又憨厚的哈士奇所拉的雪橇。

在重头戏开始之前,伊莲娜会先介绍自己的各种动物与客人认识。他们会先让山羊出来与伊莲娜来段舞蹈,然后让客人摸摸马儿,阿列克则忙着準备雪橇,并且挑选等等「出冰狗任务」的狗狗,通常是六到八只不等,不过对于未雀屏中选的狗狗来说,闷在「狗窝」大半天了,眼巴巴地看着「别狗」出去蹓跶,还可以讨主人客人摸摸,端的是「群情激愤」!

然而,相较于前一阵子在中国大陆也出现的娱乐用途雪橇犬,疑似工作过于疲惫遭到虐待一事,我们还是看得出来,俄国人不是只把狗狗当成摇钱树,不重视「狗权」,所以才有那幺多后备狗狗,让主人随时可以喊「TIME OUT」!

在阿列克讲解了如何驾驭雪橇的小技巧,然后把一只只狗狗都套进牵绳之后,我终于忐忑地上了雪橇,在一条没有车辆干扰的路上,当雪橇终于被雪橇犬拉动的那一刻,这样的感觉是跟第一次催动油门大异其趣的,前方拉着你奔跑的是有生命、有感情、有个性的动物,并非随你催动油门而任意驱驰的引擎,而当你正享受着眼前白色雪景,因狗狗时速约三十公里的速度移动变换之时,一个不小心,等到发现过弯太快之时,自己已经摔进雪堆中,但是当自己一坐起来,却发现相识未深的狗狗并未拉着没有乘客的雪橇扬长而去,反而温柔地望着你,好像关心地询问你「没事吧?」直到你抖抖身上的白雪,再次爬上雪橇,鬆开剎车,牠们才再度驰骋起来。

如果十年修得同船渡,那幺拉着我的雪橇犬与我在前世,应该也有着很深的缘份吧!

《野性的呼唤》超好看的!